历史

英使团两百年前如此评价中国人

  1792年9月26日,英国政府任命马戛尔尼为正使,乔治·斯当东为副使,以贺干隆帝80大寿为名出使中国。约翰·巴罗是马戛尔尼使团的主计员,回国后将一路上所见所闻著成《巴罗中国行纪》(Travels in China),以下节选的是其中的第四章和第七章中译。

极品“乌奸”保尔·柯察金

奥斯特洛夫斯基和他笔下的“保尔·柯察金”,在半个多世纪来,影响了几代中国人,尤其是一帮子喜欢唱前苏联革命歌的遗老们,回想起其中的某段话肯定是倒背如流心潮澎湃一把鼻涕一把泪。

新民周刊:重读袁世凯

      阅读提示:袁世凯和一般的知识分子、一般的文职官员相比有他的优势,就是他在前线,看到了甲午战争的真实场面,更深切地认识到了中国军队存在的问题。所以他强烈要求编练新式近代军队。    记者|何映宇

袁伟时评孙中山:一个被“神化”了的革命者

    孙文是革命的旗帜。但是,同任何历史人物一样,他没有避开人们自由评述的特权。辛亥革命后他的思维没有做出相应的调整,几个重大决策都是错误的。这是辛亥革命胜利的成果无法巩固的重要原因。    例如,发动三次战争。    不顾党内反对意见,一意孤行发动“二次革命”,对巩固辛亥革命制度变革成果非常不利,也证明他是很不成熟的政治家。

惊人的反土改预言

  本报讯(记者:陈事美)话说土改又成时髦话题,新土改再成迷人诱惑,农民都已醉眼迷离。改来改去,本报以为,现在的土改都是在还债,还六十年前的债。其实,倒退六十年,全国掀起土改热潮时,曾有独立知识分子上书毛,力阻土改,并做出了惊人的预言,不幸的是,预言成真!本报带您来一起回忆这段惊人的预言,这个人就是农业经济学家董时进。这是一个先知者的悲哀,也是一个国家的悲哀。

日俄战争期间清政府“中立”问题研究

     日俄战争转瞬已过百年,这场在中国领土上进行的,以争夺东北[①]为目的的帝国主义侵略战争,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和无穷的屈辱。然而,作为战争的受害者和当事方——清政府却宣告“局外中立”(本文以下简称中立),因而一直备受诟病和诛伐。
同步内容